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17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17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17)     

一念永恒43 很慢很慢

“難道……他就是小烏龜!!”眾人嘩然。 與所有人比較,這里最震驚的,是許寶財,他呆呆的看著白小純,眼珠子感覺都要冒出來一樣,他方才還心底鄙夷白小純不拿靈獸三篇當回事,此刻看去,白小純的確應該不當回事…… “草木大成,靈獸大成……白小純這里,他方才分明就是在調侃我!!不過這也太不可思議了,他才入門幾年啊……莫非他是小烏龜?”許寶財深吸口氣,趕緊拿出一個小本,將這一切記錄下來,心底暗中慶幸自己與對方化解了恩怨,也慶幸方才沒有把鄙夷的話說的太明顯。 就在這所有人都震驚時,白小純走出了門洞,嘆了口氣,實際上若能不顯露草木靈獸十碑的造詣,他是不想這么露出的,畢竟周心琪的那些傾慕者里面還有內門弟子存在。 可如今沒辦法,他總不能因此不去晉升,此刻雖然無奈,可看到了四周眾人的神情,也聽到了他們的聲音,白小純心中忍不住升起感動。 “都是一些好同門啊,要是所有人都這樣該多好啊。”白小純感慨,走出門洞,在眾人的矚目下,選擇了一口丹爐,坐了下來。 徐長老看了白小純一眼,若有所思,嘴角有一抹笑容露出,很快消失,重新平靜下來,淡淡開口。 “你們面前的口袋,有十份草藥,可煉十次一階靈藥,墨靈香!” “以成功幾率作為考核依據,兩次合格,最多者……獎勵五千貢獻點,開始。” 就在徐長老話語傳出的瞬間,四周觀望考核的外門弟子,紛紛心神一震。 “這一次居然考核的是墨靈香!” “這墨靈香雖不是一階里最難煉制的靈藥,可也難度不小……不像是凝靈香等靈藥,很多靈童都提前練習過。” “哼,越是如此,越考驗一個人的煉藥資質,你們沒看出來么,之前的草木四篇變成了五篇,如今靈藥難度也增加,以后估計會越來越難。” 在這四周人低聲引論時,廣場上坐在丹爐前等待考核的眾人,一個個都神色凝重,盡管聽到墨靈香后不少都心中叫苦,可卻容不得分心,紛紛打開口袋,檢查藥草。 白小純之前就聽許寶財說過五千貢獻點的事情,此刻聽到徐長老的話語后,更是內心一動,他的貢獻點已所剩不多了,以后無論是換藥方還是購買草藥,都需貢獻點。 “要是能拿到這五千貢獻點,會讓我省很多事,不用再花費心思去賺取了。”白小純想到這里,打開面前的口袋,里面除了十份藥草外,還有一枚玉簡,捏在手中一看,正是墨靈香的藥方。 沒有立刻去煉藥,白小純定氣凝神片刻,仔細的研究藥方。 他研究的速度很慢,這與他的煉藥習慣有關,哪怕一個細微的問題,他都需要去完全攻克,才覺得穩妥。 這么一研究,就是一個時辰。 這一個時辰內,杜凌菲等人早就檢查完了草木,開始煉藥了,甚至動作快的,第一爐都已煉制了大半。 放眼整個廣場,除了白小純外,其他人都在煉藥,只有白小純拿著玉簡在思索,這怪異的一幕,讓許寶財在內的那些外門弟子,都紛紛詫異。 就在這時,第一爐靈藥陸續出現了結果,陣陣悶悶的轟鳴傳出,不算白小純,參加此番考核的十八人,大都沉默,他們的丹爐內升起陣陣黑煙,第一爐失敗。 唯獨韓建業仰天大笑,他面前的丹爐震動時,有藥香散出,在丹爐底,赫然出現了三寸大小的墨靈香塊。 四周觀望的外門弟子,一個個立刻看去。 “第一爐居然就成了!” “這韓建業,在煉藥上有其獨到之處!” 韓建業臉上露出振奮,傲然的看了一眼四周其他的考核者,尤其是在看向白小純時,發現白小純居然還在研究藥方,目中不有露出不屑,低頭取出第二份草木,再次煉藥。 杜凌菲等人面色都有些難看,紛紛咬牙,再次煉制。 時間流逝,當第二個時辰結束時,眾人的第二爐靈藥,陸續的出爐,悶悶的轟鳴聲再次傳出,這一次……所有人,竟沒有一個成功,全部失敗。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,白小純終于放下了玉簡,他腦海里關于這墨靈香的藥方,已完全吃透,可當所有人認為他要開始煉藥時,卻一個個愕然的發現,白小純居然取出了一株靈藥,在那里又研究起來,認真的樣子,極為專注。 “這白小純在干嘛?藥方他研究了兩個時辰也就罷了,這草木有什么可研究的?” “就算是檢查,也不至于這么慢吧……” 許寶財也睜大了眼,覺得不可思議,再看其他人,都開始第三爐了。 就在這眾人的費解中,第三個時辰到來,這一次那十八個考核者,再次全部失敗,隨后第四個時辰,第五個時辰結束時,有四個人,成功煉制出了墨靈香,杜凌菲,陳子昂,趙一多都在其內,成功煉制出了第一塊墨靈香。 隨著香氣的擴散,韓建業得意一笑,他是第一個煉制出第二塊墨靈香之人,此刻環看四周,神色越發傲然,對于白小純那里,輕蔑更多。 而此刻,白小純正在研究第四種草木,甚至還不時撕開一小條觀察,不但四周眾人越發詫異,就連徐長老也都多看了他幾眼。 時間再次飛逝而過,第六個時辰很快到來,這第六爐靈藥,其他人全部失敗,只有韓建業一個人成功。 這一刻,四周人都嘩然起來,哪怕是徐長老,也都微微點頭。 “這韓建業,煉出了第三塊,其他人都還是一塊!” “以往的考核,成功率兩成合格,四成天驕,這韓建業后面還有數次,只要再成一塊,就是天驕!” 在這四周眾人紛紛議論時,韓建業目中露出強烈的自信,他喃喃低語。 “第四塊墨靈香,我一定可以煉出,成為天驕,拿下第一!”他大袖一甩,意氣風發,開了第七爐。 杜凌菲面色鐵青,狠狠一咬牙,與其他人一起,都開了第七爐。 第七個時辰結束的瞬間,杜凌菲眼中露出喜色,她面前的丹爐內,赫然有藥香散出,隨著身邊不少人廢藥的黑霧升起,這第七爐,居然只有她一個人成功! “合格了,我可以晉升了,但僅僅合格還不夠!”杜凌菲忍著激動,深吸口氣,在韓建業面色鐵青中,再次煉制。 第八個時辰,瞬間而過,這一次轟鳴聲陸續傳出時,所有人,再一次……全部失敗。 至此,參與晉升考核的十九人,韓建業成功三次,杜凌菲成功兩次,陳子昂與趙一多成功一次,其他人……全部一次都沒有成功過。 而白小純這里,此刻開始研究最后一株藥草。 “這一次的考核,難度太大了……” 四周觀望的外門弟子,也都感受到了氛圍的緊張,幾乎所有考核者的面前,如今只剩下了兩份材料,除了杜凌菲與韓建業已經穩穩合格外,陳子昂以及趙一多,若是后面的兩次全部沒成功,那么這一次的考核,就失敗了。 相比于他們四位,其他的十多人更是忐忑苦澀,因為擺在他們面前的,只有一次了,第九次若失敗,也就沒必要去進行第十次了,徐長老也不會讓他們去這么浪費草木。 一旦第九爐失敗,則考核……失敗! 在這眾人的緊張與忐忑中,他們一個個用了全部精神,去開了第九爐……任何一個環節,所有人非常凝重,合格之人希望獲得更好的成績,沒有合格的,想要去奮力一搏。 只有白小純……坐在那里拿著最后一株藥草,似乎遇到了什么難題,皺著眉頭冥思苦想,他這里……現在已經被其他人直接忽略了。 這第九個時辰過的似乎很慢,在此地幾乎所有人的等待中,當這第九個時辰結束的剎那,一聲轟鳴傳出,那是一個從始至終沒有成功一次的弟子,他面色瞬間蒼白,慘笑一聲站起身,向著徐長老一拜,黯淡離去。 四周人沉默,漸漸地,陸續有轟鳴聲傳出,一個個弟子默默起身,離開了廣場,最終廣場上剩下的,只有六個人的丹爐,還在煉藥。 不多時,這六人的丹爐,再次傳出了轟鳴,只有一個丹爐上,散出了藥香,正是趙一多的丹爐。 趙一多狠狠地握了一下拳頭,呼吸急促,他的雙眼紅了,這一刻內心的激蕩到了極致,他終于完成了考核的要求,兩次成功,已然合格! 有人歡喜有人憂,失敗的五人里,兩個之前沒有成功過的弟子慘笑,輕嘆一聲站起了身,離開了廣場。 陳子昂覺得整個人都被刺激了,他死死的盯著趙一多,心底苦澀中呼吸急促,目光收回,看著面前最后一份藥草,眼珠子都紅了。 杜凌菲皺起眉頭,閉上眼思索,韓建業壓力最小,可他不甘心卡在成藥三成幾率上,他想要突破,成為天驕。 “最后一爐!”四周人紛紛倒吸口氣,看著廣場上的這一幕幕,此刻能留在廣場上的,只剩下了五個人,韓建業、杜凌菲、趙一多,陳子昂、還有就是……白小純。 前三位,已合格,陳子昂只剩一次機會,至于白小純……眾人只看了一眼,就再次忽略了,他們甚至懷疑白小純此番到來,研究藥方與草木就用了九個時辰,甚至還沒結束……莫非是來湊個熱鬧? 帶著前所未有的認真,廣場上的杜凌菲四人,一個個萬分凝重的開啟了第十爐靈藥的煉制,在這眾人的注目下,第十個時辰,慢悠悠的過去。 轟的一聲,趙一多面前的丹爐,升起了黑霧,他嘆了口氣,雖失敗,可畢竟已合格。 可就在趙一多失敗的剎那,陳子昂面前的丹爐,出現了藥香,不但是他這里,杜凌菲的丹爐,還有韓建業的丹爐,也都出現了藥香! 藥香瞬間擴散,三人神色內都露出狂喜,全部成功! “我成功了,四塊墨靈香,我是第一!!”韓建業猛地站了起來,笑聲帶著激動,回蕩八方,杜凌菲也松了口氣,雖沒有達到天驕,可成功三次已是驚人。 陳子昂甚至有種起死回生之感,一樣大笑。 這一刻,四周人壓抑了一個時辰后,也隨之爆發。 “這一次考核太難了,在這種難度下,那韓建業都可以成功四次,此人的確稱的上天驕!” “杜凌菲三次,陳子昂與趙一多都是兩次……但都符合晉升條件,若非是此番難度增加,這三人估計也都可以達到四成的成功率!” 眾人都在議論,也有人身為這杜凌菲等人的朋友,在一旁歡呼,徐長老也微微點頭,尤其是看向韓建業時,目中露出贊賞,可就在他要宣布結果時,突然的,白小純動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