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16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16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16)     

一念永恒42 晉升考核

藥師閣,在香云山的南側,四周綠樹蔥蔥,一條青石小路蜿蜒,與香云山主路連接,此地平日里沒有晉升考核時,幾乎無人到來,唯有在晉升考核時,才會來者眾多。 除了要考核的弟子外,更多的則是這些人的朋友,又或者是想要參加,卻覺得沒有把握者,希望多觀察幾次,總結經驗。 藥師閣遠遠一看,仿佛一個人在盤膝打坐,惟妙惟肖,人前還有一個巨大的丹爐,這丹爐下方是空的,如被挖開了一個大洞,可以讓人通過,走入閣前的廣場。 此刻在廣場上,放著二十個丹爐,這些丹爐都是一模一樣,沒有什么區別,旁邊各放著一個口袋,里面裝著煉藥所需的草木。 清晨時,白小純擔心又迷路,所以來的很早,可當他到了這里后卻發現,比他早的大有人在,四周數十人,三三兩兩的低聲交談,還有幾個似性格孤僻,獨自盤膝打坐。 白小純顯然不愿打坐傻等,于是目光一掃,竟看到了許寶財,上前時許寶財也注意到了白小純,連忙抱拳,相互雜七雜八的說了起來,不外乎都是許寶財最近知曉的宗門弟子的消息。 “白師兄,你聽說了么,陳飛三人半年前外出時,不知遇到了什么對頭,被打的幾乎不成人形,現在還在躺著呢,偏偏這三人不知為何,竟沒有對外說出誰打的。”許寶財一邊說著,一邊打量白小純。 白小純打了個哈哈,正要吹噓幾句,忽然人群內議論聲多了,他更是有種似乎被人注視的感覺,連忙側頭一看,就看到了小路上有一個女子,邁步走來。 這女子穿著外門弟子的長衫,可卻無法遮掩凹凸的身材,腰細如柳,身姿在那幾個弧形的勾勒下,展現出美妙絕倫,尤其是長長的大腿,還有緊繃的,隨著走近,越發的讓人望眼欲穿。 此女面孔更是美艷動人,肌膚雪白,似吹彈可破,渾身上下無不散發出陣陣對男弟子致命的吸引力。 甚至白小純都聽到了身邊不少人咽口水的聲音,尤其是許寶財,更是這樣,他頓時鄙夷。 “是杜凌菲杜師姐……我南岸五大美女之一啊,她是我心目中的仙子……啊,她向我看來了!!”許寶財舔了舔嘴唇,目中露出癡迷,低聲開口時,忽然激動了。 “她是在看我!”白小純鄙視道。 只見這杜凌菲走來后,鳳目內突然多出了一絲煞氣,狠狠地瞪了白小純一眼,對于白小純的草木造詣,她雖服氣,可對此人卻總是說不出的厭惡,輕哼一聲,走到了另一邊。 許寶財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,目光始終在杜凌菲身上,沒有理會白小純的鄙夷,目中的癡迷更多了。 “這杜凌菲也來考核……”白小純看了看遠處廣場上的二十個丹爐,定下心來。 “沒事,我又不是和她比,這一次是宗門考核,不是選出第一,任何人只要合格,都可晉升成功。” 不多時,陳子昂也出現,他到來后看到了白小純,遲疑了一下,向著白小純含笑打了聲招呼,白小純也笑著抱拳后,陳子昂在一旁盤膝等待。 還有那在任務處白小純見過的趙一多,也來到了這里,漸漸地,此地的人多了起來, 片刻后,藥師閣的大門,吱嘎一聲打開,從里面走出一個老者,這老者滿頭白發,目光深沉,在走出的瞬間,四周人立刻安靜下來。 他神色如常,背著手,一步步走來,站在廣場上,遙望外門的眾人,半晌后才點了點頭,緩緩開口。 “老夫姓徐,主持這一次靈童晉升藥徒的考核。” “此番考核,分草木資格與煉藥兩種,走過此門者,通過草木資格。”這徐姓長老似不愿多說,淡淡兩句話說完,就閉上眼誰也不理會。 白小純眨了眨眼,沒有第一個上場,很快的,人群內就走出一個青年,這青年長臉,相貌一般,遙遙向著徐姓老者一抱拳,當先走出,直奔那丹爐形成的門洞。 在他靠近這座門洞的剎那,有一道光瞬間出現,籠罩他這里,很快光芒消失,這丹爐猛地一震,傳出五聲悶悶之音。 “五聲,這代表的是草木造詣到了第五篇的程度……”許寶財不愧是百事通,此刻低聲對白小純說道。 白小純眨了眨眼,他在來這里前,不知道居然是這么考核,聞言好奇的打量了一下那石制的丹爐,隱隱覺得此物與萬藥閣的石碑,應該是有些聯系。 “這怎么辦……周心琪的那些傾慕者都在滿山的找我呢……”白小純有些遲疑。 很快的,陸續有人走出,大都是五聲,可當其中一人走入門洞內,傳出的聲音是四聲時,徐長老大袖一甩,直接將那位弟子卷的退后。 “徐長老,以往不是草木四篇就可以參加考核么。”這被卷退的弟子面色一變,趕緊開口。 “規矩改了,五篇才可。” “這……”青年呆了一下,苦澀的抱拳,不敢多說什么,只能離去。 四周眾人都看了過去,不少低聲議論,許寶財也露出詫異,趕緊取出一個小本,在上面記錄起來,白小純看了一眼,發現那上面密密麻麻寫著很多蠅頭小字,都是記錄宗門內的大事小情,不由得對許寶財這里的認真,有些敬佩。 就在這時,趙一多站起,走入門洞后,轟轟之聲回蕩,竟一連響動了六下,徐長老也睜開了眼,微微點頭后,趙一多抱拳踏出門洞。 陳子昂雙眼一閃,他與趙一多一向不和,此刻冷哼一聲,也邁步走出,一樣在踏入門洞時,傳出六聲轟鳴。 與趙一多針鋒相對的看了一眼后,陳子昂盤膝坐在一處丹爐旁。 眼看二人都是六聲,四周眾人紛紛羨慕起來,與此同時,杜凌菲也目光一閃,起身走近門洞,當她走過時,六聲轟鳴回蕩,四周的觀望者,一個個羨慕之意更多。 “陳子昂,趙一多,還有這杜凌菲,他們三人在外門里,也都是翹楚之輩,草木五篇全部掌握,更是掌握了靈獸第一篇,此番考核,幾乎七八成的肯定,能晉升藥徒了。” “以往的晉升藥徒,草木造詣能達到六石碑者,只要不是在煉藥上表現太差,絕大多數都成功晉升了。” 在這四周人議論時,白小純一咬牙,顧不得周心琪的那些傾慕者了,正要上前,突然的,遠處山路上有一道身影,快速來臨,這身影是一個中年男子,這男子批頭散發,可目中卻炯炯有神,人還沒到,聲音就傳遍四周。 “我韓建業閉關七年,終草木造詣大成,此番出關,不但要晉升藥徒,更要成為這一次晉升中的第一藥徒!”他聲音帶著傲然,回蕩時身影一閃,驀然沖來,直奔丹爐門洞。 徐長老沒有理會,依舊閉著眼,可四周的眾人,卻是在聽到韓建業這個名字后,一個個露出詫異。 “韓建業,誰啊,沒聽過這個名字。” “看他的年紀,應該是七八年前的外門弟子了……想要成為這一次的第一藥徒,這難度太大了。” 就在這四周人差異時,韓建業臨近門洞,神色傲然,帶著絕對的自信,踏入其內,就在他踏進這門洞的剎那,突然的,陣陣轟鳴聲驀然傳出。 一聲、兩聲……五聲、六聲、七聲……還沒等眾人反應過來,第八聲轟鳴,直接從這丹爐內回蕩開來。 徐長老的雙眼,瞬間開闔,看向中年男子時,他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,目中有贊賞。 “草木五篇,靈獸三篇,不錯!” 韓建業振奮,向著徐長老一抱拳,轉身看向杜凌菲等人時,目中傲然之意更為明顯,大袖一甩,選擇了最中間的一處丹爐,帶著自信盤膝坐下。 到了這個時候,四周眾人才紛紛深吸口氣,傳出驚呼。 “八聲巨響,這是草木大成后,更達到了靈獸三篇才會出現的!” “此人方才說要成為這一次的第一藥徒,看來并非不可能!” 白小純在人群內,看到這一幕本沒什么感覺,可發現四周人的驚呼后,卻覺得不可思議了。 “不就是靈獸三篇么,這些人怎么大呼小叫的?”他詫異的問向許寶財,他記得妖獸第三篇的石碑,闖過之人有上千,就算是第十碑,也有好數百人都過了。 許寶財翻了個白眼,心底滿是鄙夷,可當著白小純的面,卻不敢露出,咳嗽一聲后,這才開口。 “白師兄,這你就不懂了,草木五篇大成本就難,而靈獸篇更是難上加難,能達到六本就是讓人羨慕,達到八者,自然讓人驚呼了,你以為誰都是周心琪,小烏龜那兩個絕世天驕啊,不說他們,草木五篇、靈獸五篇全都過者,放眼香云山如今的上千外門弟子,不足五十位!” “這五十位,哪一個不是人中龍鳳,你看到的萬藥閣石碑,里面顯示的人是多,可實際上是這一千年的名單,里面還有不少如今已是內門,留下的是他們當年的名次!” “而且這種晉升考核,達到五就可進行,此人到了八才來,顯然是如他所說,要拿第一藥徒,獲得五千貢獻點了。”許寶財話語里多少帶了一些鄙夷的語氣,可這些白小純不在意了,他美滋滋的看著許寶財,追問了一句。 “你剛才說周心琪與小烏龜,是絕世天驕,這么厲害?” “當然是了,尤其是那小烏龜,更是驚人,開創千年內首次十碑第一,白師兄我勸你還是不要好高騖遠了。”許寶財心底更是鄙夷,正說到這里,白小純哈哈一笑,越看許寶財越是順眼,拍了下他的肩膀,走了出去。 許寶財一愣,看到白小純向著門洞走去,心底雖詫異,可也不多,畢竟白小純的草木造詣也有些名氣,戰勝過杜凌菲,來參加這考核,也是應有之事。 可緊接著,許寶財的眼珠子都瞪了出來,只見白小純大步流星邁入門洞內,光芒一閃后,陣陣轟鳴聲滔天而起。 一聲、兩聲、三聲……六聲、七聲、八聲! 四周人全部寂靜,可這轟鳴沒有停頓,繼續傳出第九聲,直至……第十聲! 轟! 在這第十聲轟鳴傳出的瞬間,那位徐長老雙眼猛地睜開,目中露出前所未有的精芒,直接看向白小純,即便是他,也都露出吃驚。 要知道如今香云山外門上千弟子,能達到草木靈獸共十篇者,本就不多,這些人早就參加了考核,能有耐心,等到草木靈獸篇都大成后,才來考核的,至今為止,他只在今天看到過。 即便是周心琪,也是在第九碑后參加了考核晉升。 杜凌菲睜大了眼,呆呆的看著門洞內的白小純,她盡管知道白小純的草木造詣比自己高,可她怎么也無法想象,不是高的一星半點,而是達到了草木大成,靈獸大成的驚人程度。 她腦子一下嗡鳴起來,整個人都呆了,腦海里浮現出的,是當時與白小純小比時,自己要求比草木造詣,對方小心翼翼問自己的排名時那種忐忑的模樣,還有就是最后白小純同意時,那種愁眉苦臉的樣子。 “白、小、純!!”杜凌菲狠狠地咬牙,她此刻才明白,當時的白小純心底必定是笑開了花。 陳子昂與趙一多,也都倒吸口氣,看向白小純時露出震撼,呆在那里。 至于那位閉關多年的韓建業,此刻身體顫抖,死死的盯著白小純,腦海嗡鳴,如有大浪翻滾,他已經將白小純當成了自己生平的大敵。 “藥徒晉升的重點,是煉藥,此人雖強,可我不信他在煉藥上,能與我去比,我為了這一次考核成為第一,閉關七年啊!!” 與此同時,四周的那些觀望的外門弟子,一個個都倒吸口氣,傳出了比方才還要強烈的驚呼,甚至不少人失聲。 “竟是……十聲,這豈不是說,他靈獸五篇已經在萬藥閣全過了,整個香云山的外門弟子,能做到這一點的,不到五十人!” “這家伙也太能忍了,都過了萬藥閣第十碑,竟才來參加晉升考核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