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16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16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16)     

一念永恒36 小烏龜稱霸

白小純對于筑基的渴望,被許寶財的話掀起后,在之后的幾天,他陸續的去了藏經閣好多次,甚至還去了神武殿。 神武殿內,專門講述了修真界內很多的常識,對于筑基也有較為詳細的描述,當看到里面所寫,的確與許寶財所說的差不多后,白小純頓時燃了。 他覺得,只要能筑基,那么自己的長生之路,將會邁出一大步。 尤其是當他了解到,筑基居然有三種方式,且增加的壽元都不一樣后,更為激動,隨著他不斷地鉆研,數日后,他終于對于筑基,有了清晰的明悟。 “天地人,三種筑基……” “人道筑基,需服用筑基丹,幾率不大,若能成功,頓增百年壽元。” “地道筑基,融入地脈之氣,成就驚天之力,幾率更小,可一旦成功,增加二百年壽元!” “最后就是傳說中的……天道筑基,罕見至極,可遇不可求,但一旦有此機緣筑基成功,則增五百年壽元!”白小純仔細的研究,覺得天道筑基縹緲不可求,而地道筑基需要在特定的地方才會有地脈之氣。 那么擺在他面前最簡單的,就是人道筑基,此法需要筑基丹。 “我現在就要對未來規劃了,需要作完全的準備,穩妥打算,筑基丹必須要有……”白小純深吸口氣,放下玉簡,目中露出光芒。 “筑基丹價值昂貴,而且為了以防萬一,我需要多準備一些筑基丹,那么……最好的方法,自然就是自己能煉制!”白小純眼中光芒一閃,他本就是立志要成為煉制出長生不老丹的偉大藥師,此刻對于自己的這份理想,更為執著。 “藥童,藥徒,藥師……我現在就是藥童,想要成為藥徒,去真正煉丹,需要去晉升考核……考核需要至少掌握草木五篇,可這樣不穩妥,我要把靈獸五篇也都了如指掌,就穩妥了。”白小純眼中露出堅定,拿出草木第三篇的玉簡,仔細的看了一遍后,確定都牢牢記住,立刻起身沖了出去。 但很快就又跑了回來,在院子里沉思片刻,拿出不少衣物,把自己喬裝打扮一番,這才放下心來,快速走出。 “那些周心琪的傾慕者太可怕了,對外傳出聲音,要將我大卸八塊……害的我不得不低調。”白小純內心不忿。 “哼,等我以后筑基了,一定要萬眾矚目下,告訴所有人,我白小純就是龜爺,到時候看誰敢來卸我!”白小純衡量了一下那些自己與周心琪的那些傾慕者之間的差距,發下誓言。 萬藥閣,一向都是人山人海,不但香云山的外門弟子在這里,青峰山與紫鼎山中,對于草木知識有所渴求的弟子,也會來到這里。 此刻白小純鉆入人群內,趁著四周人沒注意,走進了草木第三篇石碑下的木屋中,片刻后他推開門,快走幾步融入人群內。 有心立刻離去,可還是忍不住翹首等待,沒多久,驚呼之聲傳出,此地所有人都看到了草木第三篇的石碑上,一個小烏龜的圖案,騎在寶瓶上面。 白小純暗自得意,沒忍住,在眾人驚呼時,也擺出詫異吃驚的模樣,跟著吼了幾聲,可很快周心琪的那些傾慕者就出現了,一個個兇神惡煞的樣子,讓白小純這里握緊了拳頭。 “就是這些人,害的我必須如此低調。”白小純憤憤的瞪了那些人一眼,轉身趕緊離去。 之后的日子里,有關小烏龜再現的消息,傳遍香云山的外門,人人議論,畢竟這一年來,小烏龜的圖案,在那石碑上很是顯眼。 可就在這議論剛剛消散,一個月后的一天,萬藥閣的弟子突然看到,第四座石碑上,小烏龜居然又一次出現了,依舊是騎在寶瓶上面,成為了第一。 嘩然頓起! “就快要超越周心琪師姐,這小烏龜已是四碑第一!” “他是四碑,周心琪師姐是五碑,這小烏龜到底是誰……”人群內的白小純,尖叫起來,心底暗自舒爽,眼看周心琪的那些傾慕者發狂而來,他干咳一聲,帶著不忿,低頭隱藏。 數日后,周心琪出現在了萬藥閣,望著那四座石碑,她的神色露出凝重,走入第十座石碑內,出來時,第十座石碑的第一,已被她占據。 到了這個時候,香云山的所有外門弟子,都在關注萬藥閣了,周心琪六碑,小烏龜四碑…… 他們都在猜測,那小烏龜是否下個月會再次出現,拿下第五碑,與周心琪并駕齊驅。 甚至這些外門弟子都開始了下注,去賭小烏龜能不能五碑第一,即便是香云山的那些長老,也都留意此事。 白小純也發了狠勁,每拿下一個第一,換取了玉簡后,他都沒日沒夜的去研究,再加上他恨那些周心琪的傾慕者,所以每個月去萬藥閣拿下第一后,都會在人群里尖叫一番,抒發自己對小烏龜的崇拜之意。 漸漸地,他在人群內都認識了不少一樣對小烏龜崇拜之人,當然這里面也有他的功勞,他幾乎是不放過任何一個去宣傳小烏龜的機會,如侯小妹那里,此刻對于小烏龜已是崇拜到了極致。 終于在一個月后,風和日麗的一天,第五座石碑的寶瓶,驀然一閃,竟落下了一位,在寶瓶的上面,那只小烏再次出現。 這一刻,香云山的外門弟子轟動,無數人趕來觀望,甚至彼此之間在之后的日子里,所談論的也大都是這小烏龜。 “這小烏龜必定是草木造詣到了無法形容的程度,才可以如此驚人。” “厲害,這小烏龜與周師姐不相伯仲……” 人群內,也不是沒有人猜測對方是白小純,甚至周心琪的那些傾慕者,在發狂之下,一切可疑的目標都不放過,自然也對白小純這里重點關注。 白小純心底更為不忿,為了洗去嫌疑,只能唉聲嘆氣的故作姿態,當著所有人的面,去了一趟第四石碑,在里面發呆片刻,發誓以后一定要讓那些人好看,這才走出。 多次之后,漸漸那些傾慕者又將懷疑的目標落向了其他人,畢竟這種事情,沒有證據,真的很難找出答案。 可狠言卻數次放出,告訴所有人,這一次若找到那小烏龜,不是大卸八塊的問題了,是準備大卸八十塊! 白小純知道后,想了一下自己被卸成八十塊的樣子,哆嗦了一下,可咬了咬牙,狠勁又上來了。 “你們不是不高興么,你們越不高興,我就越是要這個第一!”白小純咬牙,與對方隔空,直接以這種方式干了起來。 一個月后,第六座石碑,小烏龜第一! 又一個月,第七座石碑,小烏龜再次第一! 七碑全部第一的瞬間,整個萬藥閣四周,爆發出了強烈的歡呼之聲。 “七碑第一,小烏龜加油,開創一個周師姐都沒有達到的十碑第一!” “哈哈,我看好這只小烏龜,他一定能成!” 在這無數人歡呼時,四周有十多個青年,面色陰沉,尤其是里面有幾個內門弟子,更是目光陰冷,其中一人,臉上有不少麻子,穿著內門弟子的長衫,他的目光最是凌厲。 “諸位師弟,若有人知曉這小烏龜是誰,告知錢某,錢某承諾一個人情!”這麻臉青年,忽然開口,聲音帶著某種震動,一下子把所有人都壓了下去。 不少人立刻看向這麻臉青年,認出了他的身份,連忙避開眼神,可還有不少,雖露出憤怒,只是卻不敢多言。 “是加入執法堂的內門弟子錢大金,錢師兄……” “聽說此人對周師姐以及杜凌菲,都在追求……” 白小純也在人群內,目睹這一幕后,與身邊人一起,一臉義憤填膺的怒視那位麻臉青年,直至回到了院子,白小純一想起對方,就心中來氣。 “反正你也找不到我,我偏偏要和你斗一斗!”白小純抬起下巴,靈獸五篇,他在研究時更是執著,隨著了解那些靈獸體內可以煉制靈藥的材料,他的草木造詣,精進了不少。 尤其是相互結合后,觸類旁通,白小純的草木造詣,與日俱增。 一個月后,第八座石碑,小烏龜的圖案代替寶瓶,成為第一! 隨后又一個月,第九座石碑,小烏龜再次第一! 至此,九碑第一! 此事讓萬藥閣的外門弟子,全部都沸騰起來,紛紛振奮,漸漸呼喚小烏龜去十碑第一的聲音,越來越多。 即便是周心琪的那些傾慕者,也都無法阻止,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小烏龜的聲望,被掀起到了超越周心琪的高度。 終于在最后一個月,白小純于晌午時,萬藥閣弟子最多的時候,喬裝打扮一番,神色內露出堅定,趁沒人注意,排隊等待片刻,悄然踏入第十座石碑下的木屋中。 在踏入的剎那,白小純盤膝坐在木屋內的碑文下,右手抬起,按在上面,腦海轟鳴間,出現在了熟悉的虛無里。 他看著面前閃爍出的上百萬的草木以及靈獸的殘片,目中露出執著,雙手瞬間飛舞,開始進行考核,剎那一株株完整的藥草與靈獸材料,就被他組合出來。 一千、五千、一萬…… 三萬,五萬,八萬…… 這是他所經歷的所有考核中,最難的一次,漸漸他額頭出了汗,雙眼有了血絲,整個人如瘋魔一樣,忘記了一切,沉浸在這草木靈獸的組合上,甚至雙手都刺痛,甚至大腦翻江倒海,可他依舊咬牙堅持。 不知過去了多久,當這第十碑的考核結束的一瞬,白小純右手微微顫抖,將最后一株藥草拼湊出來,整個人如虛脫一樣,眼前模糊,再次清晰時,已回到了木屋內。 他呼吸急促,眼中卻露出滿足,擦去汗水,用力的握了一下拳頭,目露振奮。 今晚,繼續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