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2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2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2)     

一念永恒31 恥辱啊

干瘦青年的木劍,掀起不俗的氣勢,化作一道長虹,直奔白小純,可沒等靠近他的身體,在白小純的四尺之外,在那厚厚的防護之光上,這木劍就砰的一聲,被彈了回來。 白小純在防護之光內眼前一亮,頓時放心下來,干咳一聲,索性盤膝坐下。 四周眾人面面相覷,都看著白小純身體外的防護,一時不知道該說些什么,他們見過擅長防御的,可卻沒見過……如此防護之人。 而那青年則是面色一陣紅白變化,狠狠一咬牙,大吼一聲,操控飛劍,使得那把木劍威力一下子暴增,直奔防護光幕而去。 砰砰之聲不斷回蕩,那把飛劍一次又一次的沖擊,一次又一次的被彈飛,到了最后,干瘦青年面色蒼白,體內的靈氣都耗費了大半,眼中露出絕望。 他與人斗法多年,這還是首次遇到這樣如烏龜殼般的敵人,可心底不甘心啊,他這一次是為了爭奪前三的,此刻仰天大吼,目中都出了血絲,向著白小純怒吼。 “你給我出來!” “你有本事進來!”白小純豈能害怕對方,聞言一樣在防護光幕內向著對方以更大的聲音吼道。 四周眾人一個個神色古怪,看向白小純時,都露出哭笑不得,可那干瘦青年,卻是氣的青筋鼓起,咬牙噴出一口鮮血,那口血飛速融入木劍內,使得這木劍瞬間成為了血色。 “血靈術!” “竟用出了這種術法,看來此人是真的被氣瘋了!” 四周人立刻傳出驚呼,與此同時,那把血色的木劍,速度一下子暴增,威力更是擴大了一倍,血光彌漫時,直奔白小純而來。 轟的一聲,這木劍竟穿透了三寸光幕,不斷地嗡鳴,可卻再無法穿入絲毫,因用力太大,甚至木劍上都出現了一道道裂縫。 眨眼間,咔咔之聲回蕩,這把木劍……居然在白小純的防護面前,直接崩潰,成為了無數碎片灑落一地。 干瘦青年雙眼發直,噴出一口鮮血,體內靈氣枯竭,法寶被毀,氣的暈了過去。 李青候看著這一切,面色更為難看,孫長老也苦笑,上前看了眼干瘦青年,查出無礙后讓人將其背走,這才咳嗽一聲,宣布白小純勝利。 “承讓承讓!”白小純身體外的光芒瞬息消失,他神色肅然,昂首挺胸,一副天驕的樣子,話語一出,被背走的干瘦青年,剛剛蘇醒過來,聞言再次噴出一口鮮血,又昏了過去。 白小純干咳一聲,向著孫長老一抱拳,轉身小袖一甩,走下演武臺。 他的身后,那些沒參加比試的外門弟子還好說,神色只是古怪而已,可那些參與比試的弟子,則是一個個看向白小純時,面色都很難看。 尤其是那些之前勝利之人,眼看干瘦青年都這樣了,對于白小純這里,不得不警惕。 比試繼續,很快的,后面的那些弟子也都斗法結束,二十人參與,此刻兩兩對決,終于選出了前十。 這前十里,杜凌菲、陳子昂都在,白小純抬起下巴,看著四周同樣是前十的眾位同門,心底暗道。 “再贏一場,就成了!”他覺得希望就在眼前了,立刻振奮。 “現在抉擇前五,你等十人,重新來取排序小球。”孫長老目光掃過十人,在白小純這里頓了一下,緩緩開口。 這一次白小純是第一個沖過去的,從孫長老面前的口袋里,取出了一個數字是二的小球,看了數字后,白小純立刻瞄向其他人。 很快所有人都抽完,當孫長老宣布一二戰開始時,演武臺上除了白小純外,一個大漢也留了下來,這大漢身材魁梧,看到對手是白小純后,大笑起來。 “別人忌憚你的防護,但李某不在乎,李某擅長的就是防護,看看我們兩個,到底誰可以堅持到最后!”大漢笑聲傳出時,右手抬起一拍儲物袋,立刻取出一面小盾,靈氣一吐,這小盾猛地脹大,散發黃光,籠罩他的四周。 沒有結束,大漢低吼一聲,全身肌肉立刻膨脹,整個人竟一下子生長了數寸,看起來更為驚人。 “居然是鍛體術!” “那小盾有些眼熟,莫非是需要九千貢獻才可以換到的晨光盾!”四周眾人紛紛吃驚時,白小純這里皺起眉頭。 就連孫長老也在目睹這一幕后,微微點頭,目中露出贊賞,對著身邊的李青候低聲開口。 “此子李山,修為凝氣五層,更為難得的是天生神力,修行鍛體術小成,不但力氣增大,防護更是不俗。” 李青候微微點頭,目光掃向白小純。 白小純眼看這大漢如同變身一樣的氣勢,又看了看那小盾,認出了是他當初在寶器閣看到,卻沒有足夠貢獻換取的一件寶器,皺起眉頭。 四周眾人一個個目中露出感興趣之意,尤其是那些參賽的弟子,大都幸災樂禍。 “這白凈的師弟要倒霉了。” “僥幸勝出罷了,遇到了如此強敵,自然要被打回原形。” 就在這眾人低聲議論時,大漢獰笑,身體一晃,直奔白小純大步走來。 “沒辦法了吧,我與你之前遇到的那位師弟不一樣,我不需要攻擊的利器,我的拳頭,就是最好的術法!” 他速度很快,掀起一陣風,眼看臨近,白小純目中精芒一閃,右手抬起向前一指,頓時儲物袋內他的小木劍剎那飛出。 漂在了白小純的前方,沒有絲毫停頓,向著來臨的大漢,驀然一斬。 這一斬,四周劍氣擴散,覆蓋方圓數丈,轟的一聲,直接落下。 大漢面色瞬間大變,他的頭皮似乎要炸開,雙目收縮,一股強烈的危險充斥全身,身體毫不遲疑猛地后退,大吼一聲,雙手一揮,頓時身邊的小盾直接阻擋。 轟的一聲,這小盾阻擋在了木劍前方,可在彼此碰觸的一瞬,卻沒有擋下絲毫,通體震動,直接被彈開,沖向大漢。 大漢駭然,可他的速度再快,也快不過飛劍,眨眼間,這木劍就到了近前,寒風撲面,如同置身冰窟。 “認輸!”大漢毫不遲疑的立刻吼出,聲音都變了調。 嗡的一聲,木劍在大漢眉心停下,眨眼掉頭,回到了白小純的儲物袋內。 白小純眨了眨眼,心里也被自己的木劍所驚,他之前只是自己練習,此刻才知道自己的一劍之力,居然到了如此威力,而這,還是他沒有使出舉重若輕之法的程度。 他眼珠一轉,立刻抬起下巴,雙手背在身后,淡淡的看著大漢。 大漢面色蒼白,可眼中卻露出不甘心,爬起來后盯著白小純。 “仗著法寶威力,你就算是贏了,我也不服!”大漢留下這一句話,轉身走下演武臺。 孫長老看了白小純一眼,也被白小純的木劍威力驚訝了一下,沒有多說,宣布白小純勝出。 “哈哈,下一場,直接認輸就是了,我輩修士,不都是為了長生么,打打殺殺太野蠻了,不是我白小純要去做的。”白小純心里美滋滋的,走下演武臺,他已經完成了李青候的要求,如今怎么的也都進入前五了。 李青候目光落在白小純身上,別人只看到那把飛劍不俗,可他看的不是飛劍,而是方才白小純操控飛劍時的游刃有余。 眼看白小純又勝了一場,四周眾人對于他這里,都是連連感慨。 “此人有錢啊,那木劍極為不俗,哼,我若有這種法器,也能勝出!” “法器終究是外物,此人先是那些符咒,又是法器,真實的本領卻荒廢,日后定會吃到苦頭。” 這種酸酸的議論還沒有持續多久,之后的斗法里,在進行到最后一場時,杜凌菲的對手修為不俗,戰力強悍,這一戰杜凌菲不再使用帆旗,而是拿出了飛劍,二人爭斗一番,看的四周人都眼花繚亂時,突然的,杜凌菲的飛劍居然速度一下子暴增,其速之快,竟直接出現在了其對手的面前。 這種速度,已經超出了尋常弟子馭物之速,看的四周人全部愣住,而后一個個似乎想到了什么,頓時嘩然。 “居然是舉重若輕!!” “杜凌菲她竟感悟到了如此境界……” “舉重若輕!”孫長老雙眼一閃,在那雙目的深處,露出了驚喜,看向杜凌菲。 李青候微微點頭。 陳子昂也大吃一驚,其他前十的眾人,紛紛如此,與杜凌菲對戰的弟子,此刻苦笑一聲,抱拳認輸。 杜凌菲站在演武臺上,俏立著環視四周,向著李青候與孫長老抱拳,這才走了下去。 人群內,嘩然之聲依舊沒散。 唯有白小純這里,眨了眨眼。 “這種速度,就可以是舉重若輕了?”他有些詫異。 杜凌菲神色傲然,下了演武臺,額頭微微見汗,連續戰了兩場,她雖凝氣五層大圓滿,可還是損耗了一些靈氣,尤其是方才那一戰,與她對敵之人戰力不俗,她最后不得不施展舉重若輕之法,加大了靈氣的消耗,才可以瞬間取勝。 她的目標是第一,而后面的幾場,對敵之人定會越來越強,且這種宗門的小比,在規則上沒有那么嚴格,也不會給人太多時間去休息,于是她立刻取出一枚丹藥吞下,閉目運轉,爭取一切時間去恢復。 如今前五都已決出,除了白小純與杜凌菲外,陳子昂也在其中,還有兩位青年,二人修為不俗,也是凝氣五層。 此刻其他四人都在運轉修為,爭取用最快的速度恢復一些靈氣。 唯有白小純根本就沒有半點消耗,若無其事的站在演武臺的另一側,打了個哈氣,一副讓所有被淘汰的參賽者看到后,都恨不能揍他一頓的模樣。 他已進入前五,完成了李青候的要求,對于接下來的比試一點也不在意。 此刻閑著無聊,白小純目光掃過其他四人,尤其是杜凌菲,白小純覺得如果對方的速度,就已經是舉重若輕了,那么自己這里,顯然是要比此女速度更快不少。 “不過這小妞身上煞氣太重,好好一個女孩,偏偏喜歡打打殺殺,莫非這修仙的女子,一個個都不正常?周心琪太高傲,侯小妹性格變化太大。”白小純搖了搖頭,正要收回目光時,杜凌菲似有所查,睜開雙眸,冷冷的瞪了白小純一眼。 對白小純,杜凌菲原本就瞧不上,再加上兩場比試在她看來,對方都是取巧勝出,心底更是輕蔑。 “嗬呦,敢瞪我!”白小純立刻不干了,他眼睛一樣瞪起,看向杜凌菲,這種彼此拼眼神的事情,只要不是打殺斗血,白小純長這么大,還從來沒怕過誰。 杜凌菲皺起眉頭,她身后那些傾慕者,此刻也都不滿,一個個全部狠狠的看向白小純。 “他們人多,好男不和女斗。”白小純一看對方這么多雙眼睛,尤其是里面不少都有了凌厲,干咳一聲,覺得自己一雙眼睛有些勢孤力薄,哼了一聲趕緊收回。 就在這時,孫長老的聲音在這演武場回蕩。 “很好,這一次外門小比,你們的表現非常不錯,如今已決出了前五,那么就繼續吧,你們五人上前抉擇對戰,取出排序為五的小球者,算作輪空,自動進入前三。”孫長老微微一笑,右手抬起一揮,口袋出現。 這一次是陳子昂第一個上前,取出小球時皺了下眉頭,他的小球上數字是四。 杜凌菲也上前,取出了二球,余下的那兩位外門弟子,也都分別取出,一個是一,一個是三。 都不用白小純上前了,剩下的一個數字是五,算他輪空。 白小純眼中露出驚喜,呵呵一笑,抱著膀子站在演武臺外,沒有絲毫壓力的看著杜凌菲四人,他原本都沒打算繼續比下去,可眼看自己什么都不用做,直接就進入前三。 “運氣,也是實力的一部分!”白小純內心得意。 這種運氣,讓四周之人看向白小純時神色更為古怪,不少外門弟子對他這里,很是不服氣,尤其是那些被淘汰的參賽者,心底羨慕嫉妒,極為復雜。 “這家伙太無恥了,憑著法寶進入前五也就罷了,居然還能輪空直接進入前三!” “恥辱啊,此人的出現,是這一次小比里最大的恥辱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