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2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2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2)     

一念永恒24 你是誰

香云山院子里,白小純看著手中的玉佩,體內靈氣一動,立刻這玉佩散發出柔和的青光,籠罩全身。 他左手掐訣一指,立刻木劍飛出,在四周轉了一圈后直奔白小純飛射而來,可在碰觸青色光芒時,仿佛是沉入水中一樣,一下子緩慢了一些。 “好寶貝!”白小純收了木劍,拿著玉佩,臉上有些不好意思,喃喃低語。 “沒事沒事,李青候是周心琪的師傅,可也是我的引道之人啊,按照關系,我得叫他一聲叔叔才對,我才是自己人,周心琪是半個自己人。”白小純干咳一聲,將這玉佩收好,站在那里伸了個懶腰。 他的不死長生功,在吃下李青候大半的靈尾雞后,進展飛速,如今已完成了七成,畢竟這靈尾雞補的是自身元氣,而非靈氣,所以修為依舊還是凝氣四層,但卻精進了不少,如被壓縮了一番。 至于那些雞骨頭,則全部都被他埋在了靈土里,這片靈土如今的靈氣之濃,已經是極為夸張,里面種植的靈冬竹,如今已是兩丈多長,通體不再是翠綠,而是出現了墨色。 還有最重要的三色火的靈尾,白小純重點收集,已有數百根,一想到這些靈尾燃燒可以釋放出三色火,白小純就心中滿是期待。 “修為不著急,只要有足夠的丹藥,用三色火煉靈三次后,我可以飛速提升,還是先把這不死皮小成才穩妥!”白小純正想著,忽然肚子餓了起來,他看了看香云山養雞的方向,很快收回目光,遙遙的望向了紫鼎山。 “大師兄在紫鼎山,不知如今過得怎么樣了。”白小純想起火灶房的一幕幕,思念之意更多,起身一晃走出院子,下了山,直奔紫鼎山。 靈溪宗南岸三山,其中青峰山以馭劍為主,香云山擅長靈藥,而這紫鼎山則是以術法以及煉靈著稱,尤其是南岸的基礎功法,紫氣馭鼎功,本就是來自于紫鼎山。 白小純順著宗門小路,在黃昏時到了紫鼎山下,抬頭看著云霧繚繞的紫鼎山,看著其內幾個如小黑點般的身影,在半空中化作長虹進出,他心中滿是感慨。 “不知什么時候,我才能馭物飛行,也只有做到了這一點,才可以看到更廣闊的天地,算是真正的踏入到了長生的路上。”白小純目中露出期待,上了紫鼎山。 他雖不是紫鼎山的弟子,可身為外門弟子,有資格前往任何山峰,順著山路向上走去,途中他見人就問詢張大海的居所,他乖巧的樣子很是討喜,不多時就問到了張大海所在的地方,按照對方的指點,快步走了過去。 與他于香云山居住的地方不同,張大胖所在的屋舍,處于山峰的陽面,那里靈氣明顯濃郁很多,且屋舍不多,一處處閣樓如星辰點綴,看起來似蘊含了某種規律。 雖是黃昏,光線不明,可依舊能看到四周云霧稀薄,更有靈植眾多,一片仙意。 “大師兄有來頭啊,居然能居住在這里,比我那邊好太多了。”白小純深吸口靈氣,頗為羨慕。 找了一會,他終于找到了張大胖的屋舍,看著里面院子中雜草眾多,似很久沒人打理的樣子,白小純一怔,敲了敲門,可半晌都沒反應。 “莫非找錯了?”白小純正詫異時,院子內的閣樓大門,吱嘎一聲打開,一個干瘦的身影手中拿著一把飛劍,左手有銀光正慢慢黯淡,疲憊的走出,聲音懶散的傳了出來。 “誰啊!”正說著,這干瘦之人突然身體一震,隔著院子看到了白小純,臉上立刻露出了驚喜,如看到了親人,飛快的上前,一把拉開大門,望著白小純,大笑起來。 “九師弟!” “你是誰!”白小純睜大了眼,猛地退后幾步,看著眼前這個隱隱有些熟悉,可怎么看都很陌生的家伙。 此人相貌尋常,身體干瘦,不說皮包骨也快差不多了,雖然目中滿是神采,可卻眼窩凹陷,身上散出的修為波動,已然是凝氣四層大圓滿的樣子。 “九胖,我是大胖啊。”看到白小純這個樣子,干瘦的青年欲哭無淚,說著說著,臉上露出強烈的悲憤。 “九胖,你不知道,這一年我有多苦,我師父對我有多么的苛刻,剛上山時,她說她不喜歡胖子,生生的將我餓了半年!” “半年啊九胖,你知道么,那半年我都成了什么樣子,你現在看到的,還是我補了好久才補回來的。”這干瘦青年,正是張大胖,他說到這里,眼淚都流了下來。 白小純仔細的看了幾眼,又聽到對方的聲音,這才確定眼前之人,就是他的大師兄,白小純倒吸口氣,看著與自己記憶里完全不同的兩個人,目瞪口呆。 “你和你師父有仇吧?”白小純同情的看著張大胖。 “那老娘們,我……”張大胖咬牙切齒,可說了幾句就哆嗦一下,不敢繼續,拉著白小純進了院子。 “九師弟,我想念火灶房啊,這里真不是人呆的地方,我從來到這里,就從來沒吃過一次飽飯,一點油水都沒有,我餓啊。”張大胖悲憤,拉著白小純,把他從上山開始到現在,所有的苦都訴說出來。 白小純聽著對方的苦難,忽然覺得與其相比,自己當時偷雞的舉動,實在是太正確了,看了眼張大胖干瘦的身體,白小純嘆了口氣,拍了拍張大胖露出骨頭的肩膀。 “師兄有難,師弟自然要幫忙,你等我一炷香的時間。”說完,在張大胖怔愣中,白小純轉身走出院子,他之前上山時就注意到了,這紫鼎山上幾處飼養靈尾雞的地方都在什么位置,此刻趁著夜色,身影很快消失。 張大胖搞不清狀況,不知白小純要去干什么,只能在門口等著,可還不到一炷香,白小純就雙手拎著兩只靈尾雞,悄然歸來。 看到靈尾雞,張大胖猛地睜大了眼,還沒等他開口,就被白小純一把拉入院子里,不去理會張大胖,白小純熟練的取出鍋,煮好水,將雞拔毛整理,直接扔了進去,這才拍了拍衣袖,抬起下巴,看向張大胖。 張大胖呼吸急促,目瞪口呆,指了指鍋中的雞,又指了指白小純,一臉的無法置信。 “你……你……莫非你就是香云山的偷雞狂魔!!” 白小純嘿嘿一笑,右手抬起更為熟練的一按鍋上,靈氣散出,使得鍋內的雞肉加快熟爛,很快陣陣香氣飄出后,白小純直接抓起一根雞腿,放在了張大胖的面前。 “吃!”白小純傲然開口,露出當年他剛剛到火灶房,張大胖拿著靈芝讓自己吃的模樣。 張大胖喉嚨吞咽數次,死死的盯著面前的雞腿,一把抓住,狼吞虎咽,之后不用白小純繼續說什么,他一個飛躍直奔大鍋,差點將臉都伸了進去,那兩只雞很快的,就全部被他吃個干干凈凈,甚至連雞骨頭都舍不得扔,嘎吱嘎吱的咬碎咽下,最后連湯都全喝了。 這才拍著肚子,躺在一旁,一臉陶醉時,望著白小純,兄弟二人相視片刻,都呵呵笑了起來。 “還是九胖你厲害,在火灶房時你主意就多,沒想到啊,香云山赫赫有名的偷雞狂魔,居然是我兄弟。”張大胖一臉與有榮焉的神情。 “修行本就是逆天之事,我輩修士,自然要與天爭,與人奪,自力更生,小小靈尾雞,算不得什么。”白小純一揮手,掩飾不住的得意勁,他的身份憋在肚子里太久了,此刻有人分享,看著張大胖的神情,白小純心中很是舒爽。 “只是可惜啊,香云山的靈尾雞都被我吃的就剩下雞崽了,味道不好,不然的話,你住在我那里,我天天管飽,一定讓你重新胖起來。”白小純嘆了口氣。 張大胖聽到這里,眼睛猛地亮了,趕緊爬了起來。 “紫鼎山有啊,西頭,南頭,還有北側都有,輪班守護的弟子,每天兩班倒,一隊七人!”張大胖飛速開口,說的極為詳細,說完發現白小純詫異的看著自己,張大胖干咳一聲。 “聽說了偷雞狂魔后,我也打算學習來著,可那些雞太賊了,我一靠近就尖叫,結果不但沒成功,還差點被抓到。”張大胖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。 白小純立刻樂了,靠近張大胖,二人低聲嘀咕,慢慢的張大胖眼睛越來越亮,呼吸急促,又看到白小純取出竹知了,片刻后,二人眉飛色舞,一起嘿嘿笑了起來。 此刻深夜,他們的笑聲從院子里傳出,聽起來格外的瘆人…… 從這一天起,白小純索性就住在了張大胖這里,漸漸的紫鼎山的靈尾雞,也開始丟失…… 每當深夜,兩個偷雞大盜出沒,一個偷,一個放哨,慢慢的紫鼎山的弟子都嘩然了,紛紛議論。 “聽說了么,香云山的偷雞狂魔,盯上我們紫鼎山了!” “我親眼看到,偷雞狂魔不是一個人,是兩個人!” 當這個消息傳到了香云山時,香云山的外門弟子,全部都深吸口氣,以同情的目光看向紫鼎山。 “這偷雞狂魔,總算是學會了平衡,不再只盯著我們香云山去偷……” 點擊榜第一了,推薦榜還差一些,兄弟姐妹,呼喚推薦票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