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8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8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8)     

一念永恒22 師姐放心

“你們看第二個石碑,小烏龜……再現!!” “又是第一,這小烏龜到底是誰,已經連續兩碑第一了!” “周師姐不保八碑第一,成了七碑第一!” 四周的外門弟子,頓時嘩然,無數的驚呼立刻傳出,尤其是在人群內,還有一個少女的聲音很具備穿透力,正在歡呼。 “小烏龜加油!”這少女正是侯小妹,她之前被白小純引導的,已經開始崇拜小烏龜,此刻突然看到小烏龜居然成為了第二碑的第一,那種崇拜的感覺立刻暴增,已經在其心中抬升到了超越周心琪的地位上。 陣陣嘩然的聲音,一浪掀起一浪,到了最后,此地所有人,都傳出陣陣驚呼,畢竟這小烏龜實在太有名氣了,此刻更是用行動來告訴了所有人,他有繼續挑戰周心琪的資格。 甚至已經有人開始期待,是否在不久之后,這小烏龜在十座石碑上,將完全超越周心琪。 白小純在人群里,之前的郁悶雖然還在,可那種暗自得意的感覺,同樣升起,只是有些遺憾別人不知道自己的身份。 “哼,總有一天,我會在一個更加萬眾矚目的地方,讓所有人知道我就是龜爺!”白小純心底發下誓言。 發下誓言后,他還是不甘心,于是也參與到了眾人的驚呼中,不時的可以聽到他尖細的聲音,引領四周眾人的嘩然。 “天啊,他是誰,我都開始崇拜他了!” “萬人偶像,龜爺無敵!” 在白小純賣力的尖聲大吼下,漸漸四周外門弟子的議論越發強烈起來,眼看一波波再次掀起,可就在這時,一聲冷哼傳出,隨之一道身影從人群內驀然躍起,站在了一處木屋上。 “不要讓我知道這該死的小烏龜是誰,否則的話,我一定讓你后悔來搶周師妹的風頭!”說話之人是個青年,一臉陰冷,聲音帶著冰寒回蕩四周。 “沒錯,你這小烏龜,現在應該就藏在人群內,我會找到你的!”另一個聲音傳來,又是一個青年,飛到了木屋上,冷眼看著眾人,尤其是白小純這里,之前聲音尖細很明顯,這青年看向白小純時,雖不認為白小純就是小烏龜,可也依舊不善。 很快的,這樣的身影不斷地出現,竟出現了七八個之多,且每一個都散發出強悍的修為之力,尤其是里面最強的一個,居然是凝氣七層的樣子。 這些人,正是周心琪的傾慕者中的佼佼者,他們的出現,讓四周的眾人立刻不在議論,慢慢安靜下來,只是心中大都不舒服,看向這幾個人時,也都越看越厭惡。 眾人雖擁護周心琪,可也僅僅是周心琪一個人而已,況且人人心中有數,這種憑著自己真本事挑戰周心琪的事情,大家心里實際上是很佩服的。 白小純被對方這么一瞪,雖然心虛,可四周這么多人,他斷定對方不敢犯眾怒,于是也抬頭瞪著對方,大有一副你敢來打我,我就和你拼了的樣子。 就在此地氣氛漸漸僵持時,遠處一道長虹急速而來,長虹內藍綾上有一道妙曼的身影,正是周心琪。 “是周師姐。” “周師姐來了。”此地的僵持立刻打破,那些外門弟子在看到周心琪后,頓時露出笑容。 而那七八個傾慕的青年,也都身上修為一收,一個個都露出自認為最瀟灑的一面,向著周心琪抱拳。 周心琪此番到來,一是因聽說了第二座石碑的排名,二是還有其他的事情,此刻臨近后,一眼就看到了這里方才的僵持,妙目一掃,就猜到了緣由,看向那七八個傾慕者時,目中露出不悅以及厭惡。 “我周心琪的事,還輪不到別人來出頭,況且我香云山出現了一個天驕弟子,這對宗門而言是幸事,你等若再有下次,休怪師妹翻臉。”周心琪冰冷開口,聲音如利劍,讓那七八個傾慕者面色一變,紛紛悻悻,可卻不敢在說些什么。 “草木第一、二篇石碑,將我超越的這位師弟,你或許在人群內,既然不愿現身,那么就隨你好了。”周心琪抬頭看了眼第二座石碑上的小烏龜,壓下心底的不甘之意,目光掃過眾人,淡淡開口時,一股傲氣也在言辭里隱隱透出。 四周的外門弟子聽到這番話,越發為周心琪歡呼起來,大都覺得,這才是他們所擁護的香云山的天驕周心琪。 白小純在人群內,暗道對方不愧是天驕,這番話說的很漂亮,他眼珠轉了轉,自然聽出了對方的傲氣,感慨不是自己不愿現身,而是對方身邊的那些傾慕者一個個目中都帶著殺氣了。 “我今日來此,還有一事,希望諸位同門可以相助。”周心琪神色平靜,望著眾人,淡淡開口。 她話語一出,四周眾人立刻來了興致,一個個露出認真聆聽之色。 “這段日子香云山上不得安寧,家師李青候的靈尾雞大量丟失,他老人家外出未歸,或許不會在乎此事,但我身為弟子,卻一定要負責。希望各位同門一起努力,幫我抓住這偷雞盜賊,若有人能抓到此賊,我愿送出一枚寶器玉佩!”周心琪說著,從懷中取出一枚青色的玉佩,這玉佩散出柔光,看起來很是不俗。 “此物具備一定的防護之力,是我早年偶然得到。”周心琪的聲音回蕩,此地外門弟子一個個立刻看向玉佩,很快的,幾乎所有人都露出感興趣的神色,紛紛開口保證。 “周師姐放心,定叫那偷雞賊無處可藏!” “掌座的雞都敢偷,這偷雞賊膽大包天,此事我等一定多加留意!”陣陣聲音傳出,很快眾人大都保證,尤其是對周心琪傾慕者,更是一個個目光如火,聲音激昂的回蕩。 白小純在人群內有些傻眼了,看著四周這些人跟打了雞血似的,他覺得背后涼颼颼的。 可他不甘心啊,修行不死長生功的那種饑餓感,讓白小純想起來都難受,此刻額頭冒汗,腦筋快速轉動,很快就雙眼一亮,猛地一拍胸口,聲音在人群內帶著穿透力回蕩開來。 “周師姐,我白小純無論上刀山下油鍋,一定完成師姐的任務,抓住那個偷雞賊!”他聲音尖細,格外明顯,甚至還沖出了人群,站在了最前方。 他這么一沖出,立刻就被眾人目光凝聚,尤其是他用力拍著胸口,傳出砰砰之聲,那模樣就連周心琪的一些傾慕者都自嘆不如,周心琪也都不由的看了他一眼。 眼看同宗弟子這般擁護自己,周心琪臉上露出笑容,微微點頭,正要離去時,又聽到了之前那個尖細的聲音壓過其他人的話語傳出。 “周師姐,我有一個提議,我們何不組成一個抓賊小隊,這樣齊心協力,定能讓那惡賊下不得手,保護我掌座的靈尾雞!”白小純一臉正氣,大有一副為了周師姐的任務,不惜代價的氣勢。 周心琪一怔,四周人聽到后,不少人覺得這主意不錯,紛紛贊同。 “也好,不過我等修行才是主要,此事自愿吧。”周心琪點了點頭,又看了白小純一眼,覺得這位師弟雖然面生,可卻白白凈凈,一看就是很乖巧的模樣,尤其是擁護自己時,似乎頗為虔誠,她印象很好,還向白小純微微一笑。 “這個建議,既然是這位熱心的師弟提出,那么你就來組建這個抓賊小隊吧,我這里有十條綢帶,就作為小隊的信物標記。”她說著,從儲物袋內取出了十條藍色的綢帶,輕輕一揮,這十條綢帶飛向白小純,落在了他的手中。 “師姐放心,一切有我!”拿著綢帶,白小純昂首挺胸,一副為了掌座的靈尾雞,當仁不讓,可以肝腦涂地般的模樣。 周心琪雙眸內露出一縷贊賞,心中暗想宗門內這么有責任心的小師弟,不多了,記住了白小純乖巧的樣子,這才轉身離去。 眼看周心琪似對白小純另眼相看,那些周心琪的傾慕者,紛紛不甘心,暗自懊悔這個討好周心琪的主意,怎么自己沒想到。 周心琪走后,飼養靈尾雞的那些弟子趕緊走出,感謝眾人,尤其是對白小純這里更是感謝,白小純挺著胸脯,痛斥偷雞賊,到了最后,那些養雞的弟子一個個都感動起來,在白小純的指點下,抓賊小隊,終于由一個個修為都沒他高的弟子組成了。 片刻后,白小純走在回去的路上,擦了擦額頭的冷汗,長吁一口氣。 “剛才太危險了,差一點就絕了我日后的吃食,好在我白小純聰明伶俐,哼哼。”白小純想到這里,又得意了,哼著小曲回到了他居住的院子,看了眼靈田里的靈冬竹,這些竹子如今的漲勢極為恐怖,都長到了近乎一丈的高度,足有小腿粗細,看起來頗為驚人。 當天夜里,烏云密布,四下漆黑,白小純從打坐中睜開眼,舔了舔嘴唇。 “月黑風高,我好像又餓了……”。 今晚12點,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