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1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1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1)     

一念永恒20 一地雞毛

靈尾雞,身體較尋常家雞要巨大很多,羽毛堅硬,習性兇猛,成年之后堪比凝氣二層。 因禽肉可食用,蛋可滋補,血與骨能入藥,尤其是尾巴,更是少見的三色火的燃料,故而使得這靈尾雞,在靈溪宗南岸三山都有大量飼養。 只不過不是歸屬宗門所有,而是李青候以及其他兩座山的掌座私人之物,安排弟子專門飼養,于這香云山上,就有三處區域被圈起,為靈尾雞繁殖所用。 白小純蹲在草叢內,望著那些靈尾雞,這種雞他以前在火灶房時沒見過活的,但吃過肉,知道肉質極為美味,也聽張大胖說起,知曉此雞喜吃靈蟲。 許久之后他身體一晃,沒有輕舉妄動,選擇了下山,用所剩不多的靈石,換來了一袋子靈蟲,這才回到了院子。 剛一回來,他的肚子又餓了,強忍著昏暈,白小純來回尋找,似乎在找什么材料。 不多時,當他看到那些靈冬竹后,頓時眼睛一亮,這些竹子如今已長到了足有一丈多的長度,更是拳頭粗細,散發靈芒,看起來很是不凡。 白小純趕緊上前,繞著竹子看了幾圈,哈哈一笑,按照自己所學的草木知識,將一根靈冬竹內最堅硬的竹頭取下兩截。 對于如何偷雞,白小純有著特殊的辦法,偷雞的重點,在于一個偷字,如何不被人發現,是一門學問。 利用這兩截竹子,他很快就做出了一個竹知了。 此物是他小時候跟他爹學的,據說是一種遇雞殺雞,遇鳳殺鳳的利器,隨后又用竹絲編織成了一條繩索,試了試力度后,將竹知了與繩索連接,趁著夜色,飛奔出去。 “我要吃雞!!”一路肚子咕咕叫著,可白小純的雙眼卻滿是綠光,這種餓急了的狀態,使得他速度更快,直奔最近的飼養靈尾雞的地方。 臨近時他速度慢了下來,躡手躡腳的靠近柵欄,將手中掛著靈蟲的竹知了,用力扔了進去,蹲在一旁,拿著與竹知了連接的繩索,忍著饑餓等待。 柵欄內有一些木屋,遠處還有外門弟子修行居住,至于這挺大的這飼養院內,有上百只靈尾雞,大都趴在那里,不多的一些來回走動,時而高傲的抬頭,氣質不俗,不多時,一只靈尾雞似察覺到了什么,轉頭看了看不遠處的地方,走過去后立刻就看到了靈蟲,直接張開口,一口就啄了過去。 但就在這只靈尾雞啄住靈蟲的剎那,似觸動了機關,頓時被掰彎的竹子,猛地彈開,很是巧妙的直接卡住了這只靈尾雞的口,上下支撐,使得雞嘴被強行打開。 靈尾雞想要發出聲音,可嘴被卡住,一點聲音也傳不出來,它想要用力將口中撐起的竹子碾碎,但這竹子堅韌無比,根本沒用,同時一股大力猛地從竹子上傳來。 任憑這只靈尾雞如何掙扎,也只能沒有聲息的被快速的拽動,直奔圍欄后,繩索一抖,靈尾雞頓時被拽的飛起,被白小純一把抓住,他凝氣四層的修為凝聚在手上,更有堅韌的皮,力氣極大,直接一擰雞脖子,扔在了儲物袋內,這一套動作極為熟練,一看就是個中老手。 全程用時不到三十息,這還是因等待耗費了一些,否則的話,將會更快。 白小純內心激動,直接就回到了自己的院子,很快的,陣陣香氣散出,當天亮的時候,那只雞已完全的塞進了白小純的肚子里。 只剩下了一地的雞毛與雞骨頭…… 這一只靈尾雞吃下,白小純的饑餓感頓時消散了大半,身體都明顯補回來了一些,全身暖洋洋的,讓他覺得很是舒服。 甚至體內的靈氣,也都多了一絲,可最明顯的,還是不死長生功,使得白小純竟一口氣運轉了七八個呼吸循環。 每一次呼吸,他體內都會有陣陣暖意彌漫,凝聚在皮膚上,使得他的皮膚看起來更為堅韌,雖有黑芒閃過,可仔細去看,依舊是白白凈凈。 “這不死長生功,先是痛,后是餓,修行起來的確是難度不小,但效果卻很好。”白小純右手抬起時,拿出了木劍,小心翼翼的在手背上輕輕一碰。 這煉靈兩次的木劍,在碰觸白小純皮膚時,白小純明顯感受到存在了一些阻力,他沒有繼續,但對于修行不死長生功,更為堅定。 “按照不死長生功的說法,這不死皮分為金、銀、銅、鐵四個層次,我如今應該還只是入門,如果能呼吸九九八十一天……就可以達到不死鐵皮的小成。”白小純看了眼一旁的雞骨頭,對于能修煉成不死鐵皮的方法,已心中有數。 “好在這山上的靈尾雞足夠多。”白小純哈哈一笑,對于靈尾雞的興趣,更大了。 他不知道,這不死長生功在靈溪宗內,萬年來也有不少人修過,其中有大半都是在前八十一天難以承受那種恐怖的折磨而放棄,但也有一些堅持下來,可此功之后修行的重點,是對資源的耗費。 如果想要修到不死金皮,那消耗的代價極為恐怖,哪怕是一個宗門,也都不會輕易付出,畢竟同樣的資源去修行其他的煉體之法,雖沒有不生長生功玄妙,可卻更為劃算。 也是因此,才使得不死長生功擺在藏經閣內,無人問津。 修行一番,白小純將那些雞骨頭整理,埋在了靈土中,至于那些雞毛,也被他同樣扔了下去。 這才走出院子,專門找了外門弟子人多的地方,豎起耳朵打探消息,以他當年在村子里的經驗,明白這偷雞的時間,需要隔三差五效果才好。 一番打探,倒也沒有聽到有關靈尾雞丟失的事情,但卻偶然間知曉了靈尾雞的三色尾,居然是三色火的燃料。 知曉此事后,白小純立刻跑回院子,趕緊從靈土里將那跟三色尾挖出,拿在手里看了半晌,目中露出沉思。 “難怪這靈尾雞,會被大量飼養了。”白小純趕緊將三色羽毛放在了儲物袋內,此物對別人來說,只是單純的三色火燃料,可對他而言,代表的卻是煉靈三次。 沒有立刻去用,他打算有了靈藥后,再去煉靈,使得靈藥效果更強。 數日后,消停了幾天的白小純,又開始餓了,在這一天深夜,他放下草木第二篇的玉簡,再次摸黑溜出,回來時,儲物袋內已有了兩只靈尾雞。 就這樣,時間慢慢流逝,轉眼過去了一個月,這一個月來,整個香云山內,漸漸開始傳出靈尾雞丟失的事情。 甚至李青候都知曉了此事,畢竟這一個月,三處飼養靈尾雞的地方,丟失的靈尾雞已達到了數十只多,可也沒有太過在意,又因有事要外出,也就沒有理會。 而最郁悶的,則是負責飼養靈尾雞的那些外門弟子,這七八人不是心疼雞,畢竟不是自己的,且掌座也沒說什么,他們是覺得沒有面子,居然有人敢在自己面前偷雞,對于那偷雞者,已經咬牙切齒了。 可卻沒有任何辦法,無論他們怎么去守護,雞還是不斷地丟,尤其是讓他們費解的,是每一次丟失都是無聲無息,根本就沒有絲毫聲音傳出,仿佛這雞是憑空就沒了。 而白小純這邊,這一個月身體已經完全恢復如常,甚至還略胖了一圈,任憑不死長生功如何的吸收,他都有大把的雞肉去補充,小臉紅撲撲的,又恢復到了每天美滋滋的日子中。 心情好了,肚子不餓了,他研究草木第二篇的速度也提高了不少,終于在這一天,將這草木第二篇完完整整的研究透徹,尤其是有了上一次的經驗之后,這一次他更加的面面俱到,不但是葉莖、根脈,絨毛都爛熟于胸,更是有把握,哪怕分裂成為數十份,也能一眼認出。 這才昂首挺胸,大步流星的走出院子。 “這一次,我要讓所有人知道,我就是騎在周心琪上面的龜爺!”白小純帶著期待,直奔萬藥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