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28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28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28)     

一念永恒12 籬笆墻上

這一次雜役晉升外門弟子的試煉,就這樣的結束了,隨著侯小妹三人踏入山頂,漸漸遠去,張大胖望著侯小妹的背影,摸了摸肥乎乎的下巴,一臉意味深長。 “恩,白白的,小小的,純純的……”說著,又瞄向一旁的白小純。 白小純這個時候,也在看著侯小妹的背影,心中無比復雜,尤其是聽到張大胖的話,看到了張大胖偷瞄自己的眼神,白小純忍不住大叫一聲。 “別看我!” 眼看白小純生氣了,張大胖連忙哈哈一笑,拿出裝滿靈石的口袋,轉移話題。 “來來來,我們數數靈石吧,這一次發大了,哈哈,這個辦法真不錯。” “靈石有什么好數的,數來數去不就那些么。”白小純哼了一聲。 “這個九師弟你就不懂了,看的是靈石,數的是人生。”張大胖口中難得說出這么有人生感悟的話語,聽的白小純一愣,也學著張大胖的樣子數了數靈石,最后實在無聊,扔給了張大胖。 就在這時,試煉之路上陣陣光芒閃耀,所有人眼前一花,當清晰時,已都到了山下。 那位之前開啟試煉之路的中年執事,在看到白小純三人后,面色古怪,半晌后搖了搖頭,不再理會,有關火灶房的事情,他覺得還是交給宗門來處理好了。 白小純三人心里還有些緊張,眼看沒事,三人相互看了看,立刻相互干咳幾聲,快速離去,順著近路直奔火灶房。 張大胖自顧自的數著靈石,一遍又一遍,直至回到了火灶房后,其他幾個胖子師兄也都回來了,一個個都是美滋滋的,相互見面后都得意非凡。 分到了屬于自己的那一份后,白小純扔在了草屋里,他的追求是長生,若非是這一次需要購買草藥換延年益壽丹,他也不會想出這么個賺取靈石的主意。 這一夜,火灶房的所有人都沒睡好覺,張大胖等人是乍富之后,激動了一夜,回想之前數年口袋干癟的日子,又遙想未來的美好,隨后又有些后怕忐忑,于是都失眠了。 而白小純這里,想著延年益壽丹,一樣失眠。 當第二天到來時,隨著火灶房試煉之路堵門的事情的發酵,在靈溪宗南岸的所有雜役區一傳十,十傳百,最后幾乎無人不知。 “聽說了么,火灶房干了一件大事!!” “他們莫非是窮瘋了,居然做出這種事情,天啊,賣外門弟子的名額!太過分了,怎么我之前沒想到這個主意!” “這火灶房我早就聽說里面每個人都很有來頭,都是與宗門內有些關聯的人,不然怎么可能每個都吃的那么令人發指!”雜役區內,所有房,所有人,在這一天幾乎全部都是在討論火灶房。 火灶房也在這幾天低調了很多,所有人幾乎從不單獨外出,直至數日后的一天黃昏,白小純正在向著一口口底很厚的大碗內倒米湯時,忽然的從外面的小路上,傳來陣陣腳步聲。 “火灶房的人出來,監事房奉命前來調查你等試煉之路的事情!”陰冷的聲音驀然傳來時,火灶房的大門,被人直接一腳踢開。 哐啷一聲,大門被踢到,從門外闖來十多個穿著監事房衣衫的雜役弟子,當首之人,正是之前為許寶財出頭的那位虎背熊腰的大漢。 “我說怎么今天早上又聽到了烏鴉叫,原來是陳飛你又來了。”張大胖與白小純相互看了看,都裝出沒事人一樣,與其他幾個胖子一起,淡定的望著氣勢洶洶走來的監事房眾人。 陳飛冷笑,目光看了眼張大胖,又掃了眼白小純,忽然眉頭微皺,眼前這火灶房的人,實在太鎮定了。 他來時的路上內心頗為興奮,認為自己終于抓住了火灶房的痛腳,可以一舉打掉火灶房,結束兩房之間長達多年的相互內斗。 “故作鎮定!”陳飛內心冷笑,眼中露出厲色,森森開口。 “火灶房,陳某問你們,數日前雜役晉升外門弟子的試煉,你們九人可曾參加!” “參加了。”張大胖笑著說道。 “參加了就好,帶走!”陳飛沒有多說廢話,右手抬起一指,立刻身后十多位監事房的雜役全部沖出,手中拿著鐵鏈,似要捆綁火灶房眾人。 白小純眼看如此,笑著傳出話語。 “監事房什么都管呀,都限制了我們成為外門弟子的資格,真是威風。” 陳飛看到白小純,心底不由得浮現出當日白小純飛劍的一幕,擺手時身邊的眾人停頓下來,他盯著白小純,漸漸瞇起眼睛。 “白師弟你既然不服氣,那么陳某就再問你一句,你們火灶房,試煉之路上堵住出口,當眾販賣名額,你們既然做了,敢不敢承認!” “當然承認,是我們做的!”白小純很坦然,一副乖巧的模樣,連連點頭,還一指張大胖他們。 “他們也都做了。” “沒錯,我們都做了,怎么的!”張大胖等人哈哈一笑,也都承認。 這一幕讓陳飛面色一變,他沒想到火灶房的人居然這么就承認了,在他想來,這是需要一番艱苦的斗智斗勇后,才會讓火灶房的人不得不承認的事情。 此刻覺得詭異,心底隱隱有種不妙之感,于是不再多言,低吼一聲。 “好好好,既然承認了,也省的陳某繼續問了,那么就隨我走一趟執法堂吧,若有人敢反抗,依據門規,將逐出宗門!” 陳飛說著,身體一躍而起,直奔白小純,他身后的眾人也都沖來。 可就在這時,白小純右手忽然抬起,掐訣間一道劍光從其袖口內飛出,那把五顏六色的木劍一瞬飛出,在監事房與火灶房之間呼嘯而過,寒芒逼人,讓那陳飛腳步一頓,面色頓時難看。 “白小純,你敢反抗!” “陳師兄,監事房有問詢的資格,哪里來的抓人資格?” “哼,你們都承認自己犯了門規,我當然有抓你們的資格!” “不知我們犯了哪一條門規?”白小純笑瞇瞇的問了一句,張大胖等人也都瞇起眼,嘴角露出冷笑,望著陳飛。 “你們販賣外門名額,違反了門規第……恩?”陳飛正說著,忽然一頓,隨后面色快速變化,漸漸額頭居然出了冷汗。 他駭然的發現,門規內竟沒有不允許別人販賣試煉路上外門名額的說法……畢竟這方法,很少有人能去想到,即便是想到,也沒有膽量去做…… “陳師兄你怎么出汗了,到底我們犯了哪一條啊,你倒是說啊,莫非我們沒有觸犯門規,是陳師兄你欺騙執法堂,公報私仇,來這里要對我們動私刑?陳師兄,你這是犯下門規第九卷第十一條啊,依據門規,懲罰不小啊!”白小純擺出詫異的神情,追問了一句后,聲音越來越大,內心暗自舒爽。 “你胡說,我……”這一刻不但是陳飛面色變了,他身后的其他監事房的雜役,也都意識到了問題,一個個面色瞬間都變化起來。 與此同時,張大胖獰笑的抬起雙手,在身前咔吧咔吧的揉捏幾下,其他幾個胖子師兄眼中露出兇芒,向著監事房眾人走去。 “陳飛,你犯了門規的事,自有執法堂負責,現在我們火灶房這無數先烈當年鍛造的大門,該怎么賠償,你今天得給我們一個交代!”張大胖笑容猙獰,氣勢在這一刻驟然崛起。 他們既然敢去試煉之路堵門,自然準備周全,早在白小純兩個月前提出這個想法時,他們就已把門規翻爛,這才干了這件大事。 “打!”隨著張大胖話語傳出,他肉山般的身影,讓陳飛等人心神一顫。 一時之間,院子里打斗之聲乒砰亂響,白小純身體一晃,又習慣性的站在了院子旁的籬笆墻上,小袖一甩,背著雙手,故作深沉的看著遠方,擺出那副高手寂寞,功成身退的模樣。 “我白小純彈指間,監事房灰飛煙滅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