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17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17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17)     

第四章煉靈

眾人大喜,看向白小純時,已是喜歡到了極點,覺得這白小純不但可愛,肚子里壞水還不少,于是張大胖做主,獎勵給白小純一粒靈米,塞在了白小純的手中。 白小純笑的很開心,迷迷糊糊的回到了房間里,還沒等爬上床,體內積累的無數天才地寶的靈氣,就爆發開來,腦袋一暈,直接就倒在了地上,呼呼大睡。 這一覺甜美非凡,第二天清晨時,白小純睜開眼,精神振奮,低頭時發現自己胖了一圈,全身黏糊糊的,貼著一層黑色的污垢,趕緊出去清洗一番,張大胖等人正在忙碌門中弟子的早飯,看到白小純的樣子,都笑了起來。 “九師弟,那些污垢是你體內的雜質,去掉后你修行時會順利很多,這幾天不用你幫手,過幾天在干活。” “那粒靈米是好東西,記得快點吃了,若放久了不好。” 白小純神清氣爽,點頭回應了一聲后,回到房間目光落在那口龜形的鍋上,索性扛著出去刷洗一番,帶回房間放在灶上,將那粒靈米拿在手中看了看,此米小拇指大小,晶瑩光滑,散出陣陣香氣。 “仙人吃的東西,果然都不凡啊。”白小純感慨一番,將火灶內的幾塊木頭點燃,剛一燃燒,一股炙熱頓時撲面,讓白小純眼前一焦,趕緊后退,望著火灶內的火,嘖嘖稱奇。 “這火也不一般啊,不但燃的快,比村子里的火溫度也高了很多。”白小純又看了眼火灶內的木頭,覺得應該是此木不俗。 就在這時,隨著火焰的燃起,白小純驚奇的看到,那口龜形鍋上的第一條紋路,竟由下向上,開始變的明亮,很快這一條紋路,就從頭到尾,全部亮起。 白小純愣了一下,忽然一拍大腿。 “我就說么,這是個寶貝,一定比大師兄的那口鍋好。”白小純越發覺得此鍋不凡,趕緊把靈米扔在鍋中。 坐在一旁一邊等著,他一邊拿起紫氣馭鼎功的竹書,按照里面第一幅圖的動作與呼吸,開始修煉。 幾乎是剛一修煉,白小純就睜大了眼,他發現這個昨天擺出來很困難的姿勢,此刻居然極為順暢,沒有絲毫難受之感,甚至那種呼吸的方法,也都不再出現窒息,反倒是有種很舒服的感覺。 尤其是堅持的時間,他分明記得之前最多也就是三四個呼吸,可眼下已過去了七八個呼吸,竟沒有絲毫酸痛。 忍著振奮,白小純讓自己平靜下來,直至堅持到了三十息后,在他感覺身體出現微弱酸痛時,突然的,從其體內竟出現了一縷氣,這氣冰涼,飛速在體內游走,雖然沒有完整的游走一圈就消散,可依舊讓白小純激動的跳了起來。 “有氣了,哈哈,有氣了!”白小純狂喜,在房屋里走來走去,也想到了定是昨晚吃下的那些天材地寶的原因,心底覺得吃的少了。 “難怪張師兄說寧在火灶餓死,不去外門爭鋒,這等好事,外門弟子都不會有。”白小純趕緊坐下,再次修煉。 這一次,他按照紫氣馭鼎功第一層的呼吸方法與第一幅圖的動作,整整堅持到了六十息,在達到六十息的瞬間,他的體內一股比之前還要大了一倍的氣脈頓時滋生出來,如同涓流一樣,在他的體內快速的游走。 白小純有了經驗,連忙按照第一幅圖上的標示,默默想著體內的幾處路線。 很快,他體內的氣脈涓流就按照白小純所想,順著路線而行,隨著白小純還在堅持擺出第一幅圖的動作,他甚至察覺到身體內還有一絲絲涼氣從全身各個位置鉆出,如同水滴一樣,融入那條氣脈涓流內,使得涓流越來越大。 到了最后,竟化作了一條小溪般,直至完整的游走了一圈后,白小純全身一震,腦海如撥開云霧一樣,傳來轟的一聲。 一股前所未有的輕靈之感,立刻就在他的身體上浮現出來,一團團污垢更是順著汗毛孔不斷地泌出。 而他體內的那條小溪,也沒有如以往那樣消散,而是始終存在,自行的緩慢游走全身,白小純睜開眼,目中更為清澈,靈動之意多了不少。 甚至身體也都明顯感覺輕快很多。 “氣脈常在,就是這紫氣馭鼎功修煉到第一層的表現,也代表了達到那什么凝氣第一層!”白小純喜不自禁,跑出去又清洗了一番。 張大胖等人看到后,露出一副彼此都懂的笑容,對于白小純這么快修成第一層,雖有驚訝,但卻明白緣故。 重新回到屋舍,白小純深吸幾口氣后,拿起一旁的竹書,仔細的看了看。 “這紫氣馭鼎功第一層修成后,就可以駕馭一些物體,這可是仙人的法術啊,可以隔空攝物啊。”白小純眼中冒光,按照上面的方法,雙手掐出簡單的印決,向著旁邊的桌子一指,立刻他就感覺體內的那條小溪,如脫韁的野馬直奔自己右手食指而去,更是脫離指尖。 仿佛形成了一條無形的絲線,與那桌子連接在一起,可惜剛一連接,此線立刻不穩,啪的一聲碎裂了。 白小純面色微微蒼白,好半晌才恢復過來,仔細的想了想后,放棄了桌子,而是將口袋內的木劍取出,這木劍不知是什么木頭制成,重量雖不如桌子,但也有些沉重,他右手抬起一指。 木劍頓時震動了一下,竟緩緩地漂浮起來,但只升起了一寸,就又掉了下來。 白小純也不氣餒,興奮的多次嘗試,木劍也從開始的升起一寸高度就掉了,變成了十寸,二十寸,三十寸……到了黃昏時,他的房間內那把木劍,已能直線的漂浮而去,速度雖然不快,也難以轉彎,但卻不會像最早時那樣輕易摔落。 “從此我白小純就是仙人了!”白小純站在那里,一副傲然的樣子,左手背著身后,右手抬起向前揮舞,那把木劍搖搖晃晃的飛來飛去。 直至體內氣息不穩時,白小純才收回木劍,正要繼續修行,忽然聞到了陣陣香氣從一旁的鍋中傳出,他抬頭深吸一口,立刻食欲大動,這一天他忙于修行,倒也忘了鍋內還煮著靈米,上前打開鍋蓋。 在打開蓋的剎那,一股濃郁的香氣從鍋內的靈米上散出,只是在那靈米上,不知為何,出現了一道刺目的銀紋! 這銀紋很明顯,仔細一看,甚至有種攝人心神之感,但隨著時間流逝,漸漸成為了暗銀色,白小純瞇起眼睛,想了想后將那粒靈米取出,拿在手中查看一番。 “這紋有些眼熟……”白小純目中露出思索,低頭看了眼火灶,發現里面的火早已熄滅,就連木頭也都成為了灰燼,而那口鍋上的一條亮紋,也重新黯淡了。 他立刻認出,這靈米上的銀紋,竟與鍋背的紋,一模一樣。 壓下心中的疑惑,安全起見,白小純沒有將此米吃下,而是放在了布袋里,思索片刻后,便走出屋舍,與張大胖等人一起干活。 時間流逝,一晃過去了半個月,這半個月來,白小純修行又停頓下來,精進緩慢,不過他也打探出了別人煮靈米時,不會出現什么銀紋。 好奇之余,他越發覺得自己那粒米不對勁,尤其是對那口鍋,覺得更為古怪,終于在幾天后,隨著黑三胖外出火灶房去采購所需時,去了一趟四海房,那里是他打探出的,雜役可以前往知曉修行常識的地方。 從四海房回來后,白小純的心臟強烈的跳動,他強忍著驚喜,直至回到了房間,立刻就將那粒靈米取出,仔細的看著上面的銀紋,目中慢慢露出不可思議之色。 “仙人修行,有三煉不可缺少,分別是煉藥,煉器以及……煉靈!”白小純想著自己在四海房查看到的典籍中描述煉靈的圖片,對比靈米上的銀紋,越看越像。 “煉靈!”好半晌,他長長的呼出一口氣。 煉靈,是一種以特殊的方法,為物品強行注入天地之力的手段,如同代替天道行使造物之法,掠奪天地之力加持強化,無論是丹藥香藥還是法寶,都可以煉靈,故而遭天地所不允,所以存在一定的幾率,一旦成功則可使得物品威力大增,而若失敗,則會讓物品直接在天地之力下成為廢品。 且煉靈最驚人的,是可以疊加煉化,甚至若能成功煉靈十次,可以讓物品出現翻天覆地的開天之變。 而越是珍貴之物,疊加煉靈后就越是恐怖。 只不過越到后面,成功的幾率就越小,即便是一些煉靈大師,也都不敢輕易嘗試,畢竟一旦失敗的代價,難以承受。 “典籍上曾說,我靈溪宗的護宗至寶,就是一件莫大機緣下,煉靈了十次的天角劍!”白小純覺得有些口干,咽下一口唾沫,目中已露出駭然,更有迷茫,下意識的看了看那口龜紋鍋上的數十條黯淡的紋路,心臟跳動的速度,仿佛要從胸口里蹦出來一樣。 他此刻已確定,靈米之所以出現煉靈紋,一切的原因,就是這口鍋! 躊躇一番,白小純咬牙,若不解開這么謎團,他會睡不著覺,但也知道這口鍋若真不俗,那么這等隱秘,萬萬不可讓第二人知曉。 于是等到了深夜,這才小心翼翼的來到鍋旁,深吸口氣后,患得患失的將那把被他操控的木劍取出,按照當日扔下靈米的樣子,扔到了鍋中。 推薦票不要停~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