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》 最新章節: 《三寸人間》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~~(01-17)      第1314章你的選擇(終)(01-17)     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(01-17)     

第二章火灶房

第二章 靈溪宗,位于東林洲內,屬于通天河的下游支脈所在,立足通天河南北兩岸,至今已有萬年歷史,震懾四方。 八座云霧繚繞的驚天山峰,橫在通天河上,其中北岸有四座山峰,南岸三座,至于中間的通天河上,赫然有一座最為磅礴的山峰。 此山從中段開始就白雪皚皚,竟看不清盡頭,只能看到下半部的山體被掏空,使得金色的河水奔騰而過,如同一座山橋。 此刻,靈溪宗南岸外,一道長虹疾馳而來,其內中年修士李青候帶著白小純,沒入第三峰下的雜役區域,隱隱還可聽到長虹內白小純的慘叫傳出。 白小純覺得自己要被嚇死了,一路飛行,他看到了無數大山,好幾次都覺得自己要抓不住對方的大腿。 眼下面前一花,當清晰時,已到了一處閣樓外,落在了地上后,他雙腿顫抖,看著四周與村子里完全不同的世界。 前方的閣樓旁,豎著一塊大石,上面寫著龍飛鳳舞的三個大字。 雜役處。 大石旁坐著一個麻臉女子,眼看李青候到來,立刻起身拜見。 “將此子送火灶房去。”李青候留下一句話,沒有理會白小純,轉身化作長虹遠去。 麻臉女子聽到火灶房三字后一怔,目光掃了白小純一眼,給了白小純一個宗門雜役的布袋,面無表情的交代一番,便帶著白小純走出閣樓,一路庭院林立,閣樓無數,青石鋪路,還有花草清香,如同仙境,看的白小純心馳蕩漾,心底的緊張與忐忑也少了幾分。 “好地方啊,這里可比村子里好多了啊。”白小純目中露出期待,隨著走去,越是向前,四周的美景就越發的美奐絕倫,甚至他還看到一些樣子秀美的女子時而路過,讓白小純對于這里,一下子就喜歡的不得了。 片刻后,白小純更高興了,尤其是前方盡頭,他看到了一處七層的閣樓,通體晶瑩剔透,甚至天空還有仙鶴飛過。 “師姐,我們到了吧?”白小純頓時激動的問道。 “恩,就在那。”麻臉女子依舊面無表情,淡淡開口,一指旁側的小路。 白小純順著對方所指,滿懷期待的看去時,整個人僵住,揉了揉眼睛仔細去看,只見那條小路上,地面多處碎裂,四周更是破破爛爛,幾件草房似隨時可以坍塌,甚至還有一些怪味從那里飄出…… 白小純欲哭無淚,抱著最后一絲希望,問了麻臉女子一句。 “師姐,你指錯了吧……” “沒有。”麻臉女子淡淡開口,當先走上這條小路,白小純聽后,覺得一切美好瞬間坍塌,苦著臉跟了過去。 沒走多遠,他就看到這條破破爛爛的小路盡頭,有幾口大黑鍋竄來竄去,仔細一看,那每一口大黑鍋下面,都有一個大胖子,腦滿腸肥,似乎一擠都可以流油,不是一般的胖,尤其是里面一個最胖的家伙,跟個肉山似的,白小純都擔心能不能爆了。 那幾個胖子的四周,有幾百口大鍋,這些胖子正在添水放米。 察覺有人到來,尤其是看到了麻臉女子,那肉山立刻一臉驚喜,拎著大勺,橫著就跑了過來,地面都顫了,一身肥膘抖動出無數波瀾,白小純目瞪口呆,下意識的要在身邊找斧頭。 “今早小生聽到喜鵲在叫,原來是姐姐你來了,莫非姐姐你已回心轉意,覺得我有幾分才氣,趁著今天良辰,要與小生結成道侶。”肉山目中露出色瞇瞇的光芒,激動的邊跑邊喊。 “我送此子加入你們火灶房,人已帶到,告辭!”麻臉女子在看到肉山后,面色極為難看,還有幾分惱怒,趕緊后退。 白小純倒吸口氣,那麻臉女子一路上他就留意了,那相貌簡直就是鬼斧神工,眼前這大胖子什么口味,居然這樣也能一臉色相。 還沒等白小純想完,那肉山就呼的一聲,出現在了他的面前,直接就將陽光遮蓋,把白小純籠罩在了陰影下。 白小純抬頭看著面前這龐大無比,身上的肉還在顫動的胖子,努力咽了口唾沫,這么胖的人,他還是頭一次看到。 肉山滿臉幽怨的將目光從遠處麻臉女子離去的方向收回,掃了眼白小純。 “嗬呦,居然來新人了,能把原本安排好的許寶財擠下去,不簡單啊。” “師兄,在下……在下白小純……”白小純覺得對方魁梧的身體,讓自己壓力太大,下意識的退后幾步。 “白小純?恩……皮膚白,小巧玲瓏,模樣還很清純,不錯不錯,你的名字起的很符合我的口味嘛。”肉山眼睛一亮,拍下了白小純的肩膀,一下子差點把白小純直接拍倒。 “不知師兄大名是?”白小純倒吸口氣,翻了個白眼,鄙夷的看了眼肉山,心底琢磨著也拿對方的名字玩一玩。 “我叫張大胖,那個是黃二胖,還有黑三胖……”肉山嘿嘿一笑。 白小純聽到這幾個名字,大感人如其名,立刻沒了玩一玩的想法。 “至于你,以后就叫白九……小師弟,你太瘦了!這樣出去會丟我們火灶坊的臉啊,不過也沒關系,放心好了,最多一年,你也會胖的,以后你就叫白九胖。”張大胖一拍胸口,肥肉亂顫。 聽到白九胖這三個字,白小純臉都擠出苦水了。 “既然你已經是九師弟了,那就不是外人了,咱們火灶房向來有背鍋的傳統,看到我背后這這口鍋了吧,它是鍋中之王,鐵精打造,刻著地火陣法,用這口鍋煮出的靈米,味道超出尋常的鍋太多太多。你也要去選一口,以后背在身上,那才威風。”張大胖拍了下背后的大黑鍋,吹噓的開口。 “師兄,背鍋的事,我能不能算了……”白小純瞄了眼張大胖背后的鍋,頓時有種火灶房的人,都是背鍋的感覺,腦海里想了一下自己背一口大黑鍋的樣子,連忙說道。 “那怎么行,背鍋是我們火灶房的傳統,你以后在宗門內,別人只要看到你背著鍋,知道你是火灶房的人,就不敢欺負你,咱們火灶房可是很有來頭的!”張大胖向白小純眨了眨眼,不由分說,拎著白小純就來到草屋后面,那里密密麻麻疊放著數千口大鍋,其中絕大多數都落下厚厚一層灰,顯然很久都沒人過來。 “九師弟,你選一口,我們去煮飯了,不然飯糊了,那些外門弟子又要嚷嚷了。”張大胖喊了一聲,轉身與其他幾個胖子,又開始在那上百個鍋旁竄來竄去。 白小純唉聲嘆氣,看著那一口口鍋,正琢磨選哪一個時,忽然看到了在角落里,放著一口被壓在下面的鍋。 這口鍋有些特別,不是圓的,而是橢圓形,看起來不像是鍋,反倒像是一個龜殼,隱隱可見似乎還有一些黯淡的紋路。 “咦?”白小純眼睛一亮,快步走了過去,蹲下身子仔細看了看后,將其搬了出來,仔細看后,目中露出滿意。 他自幼就喜歡烏龜,因為烏龜代表長壽,而他之所以來修仙,就是為了長生,如今一看此鍋像龜殼,在他認為,這是很吉利的,是好兆頭。 將這口鍋搬出去后,張大胖遠遠的看到,拿著大勺就跑了過來。 “九師弟你怎么選這口啊,這鍋放在那里不知多少年了,沒人用過,因為像龜殼,所以也從來沒人選背著它在身上,這個……九師弟你確定?”張大胖拍了拍自己的肚子,好心的勸說。 “確定,我就要這口鍋了。”白小純越看這口鍋越喜歡,堅定道。 張大胖又勸說一番,眼看白小純執意如此,便古怪的看了看他,不再多說,為白小純安排了在這火灶房居住的草屋后,就又忙碌去了。 此刻天色已到黃昏,白小純在草屋內,將那口龜形的鍋仔細的看了看,發現這口鍋的背面,有幾十條紋路,只是黯淡,若不細看,很難發現。 他頓時認為這口鍋不凡,將其小心的放在了灶上,這才打量居住的屋舍,這房屋很簡單,一張小床,一處桌椅,墻上掛著一面日常所需的銅鏡,在他環顧房間時,身后那口平淡無奇的鍋上,有一道紫光,一閃而逝! 對于白小純來說,這一天發生了很多事情,如今雖然來到了夢寐以求的仙人世界,可他心里終究是有些茫然。 片刻后,他深吸口氣,目中露出期望。 “我要長生!”白小純坐在一旁取出雜役處麻臉女子給予的口袋。 里面有一枚丹藥,一把木劍,一根燃香,再就是雜役的衣服與令牌,最后則是一本竹書,書上有幾個小字。 “紫氣馭鼎功,凝氣篇。” 黃昏時分,火灶房內張大胖等人忙碌時,屋舍內的白小純正看著竹書,眼中露出期待,他來到這里是為了長生,而長生的大門,此刻就在他的手中,深呼吸幾次后,白小純打開竹書看了起來。 片刻后,白小純眼中露出興奮之芒,這竹書上有三幅圖,按照上面的說法,修行分為凝氣與筑基兩個境界,而這紫氣馭鼎功分為十層,分別對應凝氣的十層。 且每修到一層,就可以馭駕外物為己用,當到了第三層后,可以駕馭重量為小半個鼎的物體,到了第六層,則是大半個鼎,而到了第九層,則是一整尊鼎,至于最終的大圓滿,則是可以駕馭重量為兩尊鼎的物體。 只不過這竹書上的功法,只有前三層,余下的沒有記錄,且若要修煉,還需按照特定的呼吸以及動作,才可以修行這紫氣馭鼎功。 白小純打起精神,調整呼吸,閉目擺出竹書上第一幅圖的動作,只堅持了三個呼吸,就全身酸痛的慘叫一聲,無法堅持下去,且那種呼吸方式,也讓他覺得氣不夠用。 “太難了,上面說這修煉這第一幅圖,可以感受到體內有一絲氣在隱隱游走,可我這里除了難受,什么都沒有感覺到。”白小純有些苦惱,可為了長生,咬牙再次嘗試,就這樣磕磕絆絆,直至到了傍晚,他始終沒有感受到體內的氣。 他不知道,即便是資質絕佳之人,若沒有外力,單純去修行這紫氣馭鼎功的第一層,也需要至少一個月的時間,而他這里才幾個時辰,根本就不可能有氣感。 此刻全身酸痛,白小純伸了個懶腰,正要去洗把臉,突然的,從門外傳來陣陣吵鬧之聲,白小純把頭伸出窗外,立刻看到一個面黃肌瘦的青年,一臉鐵青的站在火灶房院子的大門外。 “是誰頂替了我許寶財的名額,給我滾出來!” 正式更新啦!新書如小樹苗一樣鮮嫩,急需呵護啊,求推薦票,求收藏!!!推薦,推薦,推薦,收藏,收藏,收藏,重要的事,三遍三遍!!!